日韩一级黄片,欧美亚洲图片,无码中字,欧美亚洲图片

金融情報局網

復盤歷次降準后LPR走勢 4月LPR利率大概率不變

當前位置:金融情報局網>資訊 > 頭條 > 正文  2022-04-19 10:57:43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總體看,單次降準(50BP及以下幅度),銀行資金成本的下降幅度很難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(5BP)。

按照慣例,4月20日(本周三)將進行本月LPR報價。因為4月政策利率不變,但央行全面降準落地,4月LPR是否會調整引起市場高度關注。

據記者梳理,在MLF利率不變時降準,五年期LPR均未變。一年期LPR有時降、有時不降:不變的情況有六次(2019年10月、2019年11月、2020年1月、2020年3月、2020年5月、2021年7月)。降的情況有兩次(2019年9月、2021年12月)

總體看,單次降準(50BP及以下幅度),銀行資金成本的下降幅度很難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(5BP)。要達到閾值,至少得兩次降準(2021年兩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280億),并有其他改善銀行負債的措施才行。

由此展望看,4月LPR大概率保持不變,一年期、五年期均不變。一是本次降準在4月25日才落地,4月20日銀行資金成本難以有效改善。二是4月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65億,不足以驅動LPR下降。如果5月沒有更多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的措施,5月LPR可能也會保持不變。

總體看,單次降準(50BP及以下幅度),銀行資金成本的下降幅度很難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(5BP)。-視覺中國

降準后LPR走勢如何?

2019年8月,央行推進貸款利率市場化改革。改革后的LPR由各報價行按照對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,于每月20日(遇節假日順延)以公開市場操作利率(主要指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)加點的方式形成報價。

其中MLF利率是央行中期政策利率,代表了銀行體系從中央銀行獲取中期基礎貨幣的邊際資金成本;加點幅度則主要取決于各行自身資金成本、市場供求、風險溢價等因素。簡言之,LPR等于MLF+點差。

從歷次LPR調整看,如果MLF利率下調,那么LPR必下調,只是有時5年期LPR的調整幅度會低于1年期LPR。

降低點差主要通過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等實現,其主要措施是降準。據記者梳理,在MLF利率不變時降準,五年期LPR均未變。一年期LPR有時降、有時不降:降的情況有兩次(2019年9月、2021年12月),不變的情況有六次(2019年10月、2019年11月、2020年1月、2020年3月、2020年5月、2021年7月)。

其中,2019年9月,MLF利率未變,但央行9月16日降準,降低銀行資金成本150億,一年期LPR下降5BP,五年期LPR未變。此次LPR下降既有降準的因素,也有LPR改革成果的因素。

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在2019年三季度發布會上對9月LPR報價有過專門回答:這里主要體現為MLF的加點幅度的收窄,因為MLF利率保持了平穩,加點幅度的收窄更多地體現了風險溢價變化的因素。報價行在考慮報價的時候是在MLF利率上面加點,加點的幅度受到自身的資金成本、市場供求和風險溢價因素的影響,會有一個調整。

“前期的市場利率我也多次講到已經有很大幅度的下行,關鍵的問題在于怎么降低風險溢價。9月6日人民銀行宣布了全面降準0.5個百分點,并且對只在省內經營的城商行額外降低1個百分點,這樣有利于降低商業銀行自身的資金成本,也有利于降低風險溢價?!睂O國峰稱。

前期市場利率大幅下行,主要因為2018年到2019年8月央行已進行了四次降準。

另一次是2021年12月。當月MLF利率未變,但12月15日,央行降準0.5個百分點,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,當月一年期LPR下降5BP。

對于此次LPR下調,央行副行長劉國強今年1月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,2021年以來,人民銀行加大跨周期調節力度,7月和12月兩次降準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。6月,優化存款利率的自律管理,12月降低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.25個百分點。這些政策有效降低了銀行的資金成本,帶動2021年12月的一年期LPR下降了5個基點,就是銀行的資金成本下降,帶動貸款利率相應下降。

對于降準,但LPR未變的情況,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也進行了解讀。比如2020年3月央行定向降準0.5至1個百分點,但3月一年期LPR沒變。

時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、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馬駿表示,3月中旬宣布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對每家銀行的影響不同,部分銀行已因此下調了自身報價,但尚未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。

馬駿表示,LPR以5個基點為最小調整步長的計算規則是較為科學合理的,這種機制下,LPR不會因為個別銀行報價的隨機變化而出現頻繁的波動,一旦調整就有比較強的方向性和指導性。

綜合正反兩方面的因素看,單次降準(50BP及以下幅度),銀行資金成本的下降幅度很難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(5BP)。要達到閾值,至少得兩次降準(2021年兩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280億),并有其他改善銀行負債的措施才行。

4月LPR如何調整?

4月15日,央行公告稱,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,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,中國人民銀行決定于2022年4月2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.25個百分點(不含已執行5%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)。為加大對小微企業和“三農”的支持力度,對沒有跨省經營的城商行和存款準備金率高于5%的農商行,在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.25個百分點的基礎上,再額外多降0.25個百分點。本次下調后,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.1%。

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,此次降準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5300億元,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65億元,通過金融機構傳導可促進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。

此次降準宣告后,市場也高度關注4月LPR是否會下調。綜合分析看,4月LPR大概率保持不變。一是本次降準在4月25日才落地,4月20日銀行資金成本難以有效改善,而此前兩次降準帶動LPR下降的案例中,降準均是在當月20日之前實施。

二是此次降準僅降低銀行資金成本65億,而2021年兩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280億,疊加存款利率改革、降低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等措施才推動當年12月一年期LPR下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4月中旬,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召開會議,鼓勵中小銀行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下調10個基點(BP)左右;這一要求應并非強制,但做出調整的銀行或將對其宏觀審慎評估(MPA)考核有利。

光大證券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,由于國股大行和頭部城農商行存款利率考核得分情況總體較好,達標壓力不大,MPA考核給予的優惠加分,預計對國股大行和頭部城農商行激勵效應不足。特別是在整體信用派生環境放緩、存貸款增速差持續存在情況下,銀行對于核心存款的競爭格局有增無減,這類機構通過下調存款利率上限獲取MPA加分的意愿較弱。

與此同時,會有部分中小銀行考核得分離及格線的安全邊際不足,盡管下調存款利率上限可能帶來一定的存款流失,但由于存款定價在MPA考核中的“一票否決”地位,使得中小銀行會在MPA考核達標和穩存增存之間進行權衡,不排除會下調部分定期存款利率上限來獲取加分的可能。

“總體來看,該項政策更多只是激勵和引導,并不具有強制性,對于銀行負債成本的改善作用相對有限?!蓖跻环宸Q。

王一峰表示,基于商業化原則,4月20日LPR下調概率明顯下降,但在市場悲觀預期較為濃厚的情況下,為體現貨幣政策的靠前發力和主動作為,穩定市場信心,仍不排除非市場化手段引導報價行下調LPR。

關鍵詞: 資金成本 個百分點 金融機構